• <p id="eq60s"></p>
  • <samp id="eq60s"><pre id="eq60s"></pre></samp>

      <s id="eq60s"><th id="eq60s"><tt id="eq60s"></tt></th></s>

      1. <ol id="eq60s"><tbody id="eq60s"></tbody></ol>
      2.   網羅世界各地奇聞怪談,帶你領略發生各地的奇聞趣事,探究各種未解之謎

        當前位置   奇聞怪談 > 奇聞異事 > 世界奇聞 >

        世界上唯一一個被發現還能逍遙法外的食人者:日本食人魔——佐川
        發表于:2015-11-18 10:53 作者:奇聞怪談網 來源:奇聞怪談
        佐川一政巴黎大學留學時,將荷蘭籍女同學殺害奸尸,并割下大腿及臂部進食。他說“我終于吃到美麗的白種女人的肉了”又靠其父親的財勢開脫罪名被判嚴重精神病,隨后引渡回日本次年釋放。之后撰寫18本有關食人的書,表示對整個事件不后悔的態度和對食人行為的酷愛。
        小佐是個很聰明的日本孩子,身高不足5尺(1米52),而且走路一瘸一拐,說話嗓音尖細,類似女聲。
         
        小佐很自卑,或者說很有自知之明,雖然他家庭環境很好,日本繁榮的性產業完全可以解決他的性苦悶,但是自強不息的小佐仍然因為無法靠個人魅力泡到想要的良家婦女而很不開心。
         
        小佐他爹是個很牛B的成功人士,擁有幾家很有實力的建筑公司,不但死有錢,而且也是在黑白兩道人脈廣泛的社會名流。
         
        小佐很崇拜他老爹,但是一直痛恨他老媽,因為他老媽在懷他的時候不慎從樓梯上摔下來,導致小佐的早產。所以小佐一直把自己不堪入目的嘴臉歸咎于他老媽的不謹慎使他沒有在肚子里得到充分發育。
         
        當小佐已經成名之后追溯心路歷程,聲稱他童年時曾得一異夢,夢見和他哥哥一起被放在鍋里煮,并且被人吃掉,因為做了這個夢而引起了他的食人幻想。這種顧弄玄虛的說法毫無疑問是扯淡。
         
        小佐最喜愛的幻想是吃掉一個高大的金發白種女人,他發現北歐女人普遍個高而且漂亮,具有所有他自己不具有的特征。
         
        小佐在大學期間曾經半夜跑到一個德國女外教的家里爬窗戶,欲行不軌,結果驚醒的女外教大聲尖叫,小佐被嚇跑了。這次不愉快的經歷使他認識到干壞事一定要先有個計劃。
         
        小佐說他一直覺得對一個女人表達愛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小佐自己也知道這種想法似乎有點非主流,他曾經去找過心理醫生咨詢并且坦白了他的食人欲望,當這事被他爹知道了以后,他爹立刻把他送往法國留學,避免他留在日本丟人現眼。
         
        1981年,小佐在巴黎的Censier學院開始了自己的留學生活,在學校里小佐發現了一個完美的意淫對象,25歲的德國女同學Renee Hartevelt。
         
        小佐表現出對學習德語的極大熱情,并且愿意出很高的價錢請RH做他的私人教師,在小佐證明了“俺爹有的是錢!”并非虛言之后,RH同意了。
          
        在學習生活中他們很快成為朋友,小佐呈現出的這種毫無危險性的外貌和類似女性的敏感細膩的性格使RH很愿意和他交談,他們甚至還一起去音樂會和畫展。
         
        6月的一天,小佐邀請RH去他的公寓共進晚餐,并請求RH為他朗誦一首他最喜歡的德國印象派詩歌。在RH離開以后,小佐趴在她剛才坐過的地方又聞又舔。
         
        過了幾天小佐又再次邀請RH去他的公寓朗誦詩歌,說希望能錄下來以便日后學習。
         
        6月11日,RH最后一次走進了小佐的公寓。
         
        小佐很細心的整了一大堆日本茶道的花樣來招待RH,在賓主雙方親切友好的和諧氣氛中,小佐表白了他對RH的愛,并且希望能立刻和她發生零距離接觸。
         
        RH委婉的拒絕了他的要求,“小佐啊,你咋能這樣想捏?我們的關系是純潔滴。”
         
        小佐企圖依靠個人魅力讓活著的美女自愿和他做愛的希望終于破滅了。
         
        當RH朗誦詩歌的時候,小佐走到她背后,用一支.22口徑的步槍擊中了她的后頸。RH一頭栽到在地。
         
        小佐剝光了RH的衣服,割下了她的左乳和鼻子,吃掉了。
         
        然后小佐試圖直接趴在尸體上啃她的臀部,但是發現很難下嘴,于是把RH的臀部切成了若干小塊,小佐說切割時溢出的脂肪看起來象是玉米。(玉米?大概是指顏色吧)
         
        小佐回憶說RH臀部的肉質很好,入口即化,象是生魚片。
         
        吃飽之后小佐給RH的尸體拍照留念,然后和她做愛,并且深情的傾訴對她的愛慕。
         
        達成心愿之后,小佐對尸體進行了進一步的分解,把RH的兩條腿仔細切割之后整齊的拜訪在冰箱里。
         
        當小佐折騰累了,他把RH的尸體搬到床上,摟著殘尸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他把一部分冰凍的肉用油炸了然后沾上芥末品嘗,在吃的同時播放RH生前錄制的詩歌朗誦,并且用RH的內褲作為餐巾。
         
        小佐還試圖吃掉從RH的殘尸上挖下的肛門,但是味道不太好,嚼了一會就吐掉了。他還割下RH的舌頭,對著鏡子咀嚼,想象是在和RH舌吻。
         
        當蒼蠅開始圍著尸體打轉的時候,小佐才開始考慮善后的問題,他決定把尸體裝進行李箱扔到郊區的池塘。在他切割尸體使尸塊的尺寸能夠適合行李箱的過程中,小佐感到十分興奮,以至于中途停下工作,拿起RH的斷手代替自己的爪子進行手淫,并割下RH的嘴唇貼在自己的臉上。爽完了之后小佐把斷手和嘴唇都放進冰箱,以備以后再用。
         
        小佐還打算取出RH的內臟,但是沒有經驗的小佐連橡膠手套都沒有準備,很快就被消化液腐蝕的雙手刺痛,于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小佐把尸體裝進行李箱之后叫了個出租車前往Boulogne,他本來想在那找個池塘,但是發現有人注視他,于是慌亂的把行李箱扔在路邊就跑了。
         
        回到公寓之后,小佐抓緊時間享受自己的戰利品,一邊看毛片一邊繼續品嘗保存的剩肉。
          
        第二天,6月13日,小佐在自己的公寓被捕。
         
        小佐很合作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是聲稱自己腦子有病。
         
        法官認可了這個說法,把小佐送進Paul Guiraud 精神病院進行治療,在那里前后三名曾經治療過小佐的醫生都得出一個結論,“這孫子是徹底沒救了”。
         
        在精神病院里,小佐和世界各地的很多變態成為親密的筆友,小佐向他們介紹實際經驗,他們給小佐寄去很多關于食人的書籍,小佐很感謝這些粉絲對他的支持,也對這些書籍很感興趣,說他如果早些看到這些書籍也許就不會被抓到了。
          
        1984年,小佐狂有錢的爹地終于成功的設法把小佐引渡回日本,住進了Matsuzawa精神病院。15個月以后,該精神病院的負責人宣布小佐已經被神奇的治愈了,完全不會再做出任何不利于和諧社會的行為。
         
        于是小佐在1985年自由的回到了家里。
          
        小佐很高興自己得到了自由,他對蜂擁而來的大量媒體采訪非常配合,忽悠起來滔滔不絕,他很享受這種受到關注的快感。
         
        “公眾把我看作是食人界的教父,”小佐自信的說“我的確很享受這一切”。
         
        小佐在變態領域也充分體現了日本民族傳統的自大,而這種自大和變態也確實很受日本社會的歡迎。
         
        小佐后來混的很不錯,出版了四本食人幻想小說和一本食人詩集,是日本一家著名的美食家雜志的專欄作家,還客串了很多電視劇和電影。
         
        今天,佐川一政作為一個自由的成功人士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就好象他從來沒有殺害并吃掉過Renee Hartevelt,他成功了,小佐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被發現還能逍遙法外的食人者。
        欄目:世界奇聞      圍觀:
        相關閱讀

        世界奇聞推薦榜

        最新世界奇聞

        人人发彩票开户